够了!不要再蘸医生的鲜血了!

7月28日晚,渭南市中心医院急诊科来了一群病人。

病人酒后出现左前臂锐器伤,来到医院后不愿配合医生的工作,一度追打医生,甚至将医务人员反锁在房间内。

医务人员几度退让,凶手却越发嚣张。

最终忍无可忍的医务人员予以了正当反击,在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这又有何不妥?

然而,这段视频却被有心人剪切后发布,并配以居心不良的标题。

够了!不要再蘸医生的鲜血了!
够了!不要再蘸医生的鲜血了!

其中新浪微博名“我在渭南”的账号配以了这样的说明:“7月28日晚渭南市中心医院急诊科数名医生棍打患者。自古以来医生救死扶伤,中心医院的医生却对患者棍棒相加拳打脚踢,一副不打死人不罢休的嘴脸,这些医生的行为真让人发指、心寒!”。

看了这段文字之后,我只想送“我在渭南”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王八蛋!

这种行为可谓其心可诛,其罪可杀!

在没有了解前因后果,在没有掌握具体信息的情况下,便恶意发布视频片段并配以故意曲解的文字,这是在散布谣言,是在吃医务人员的人血馒头。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原因大家都很清楚,只不过是为了抢热点,赚流量罢了。

但是,这种行为却暴露了人性的贪婪、却湮灭了正义和良知。

这些充满煽动性的文字完全满足了看客们好奇而冷漠的心理,这被剪切的视频足够被用来蘸满成千上万的馒头。

在我们喝彩、谩骂的背后,没有人在乎它给这个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没有人在乎它给中国医疗界带来的危害,更加没有人会知道它正给自己带来潜移默化的伤害。

中国的医务人员不仅一直在救死扶伤,而且长时间超负荷的承担着保卫人民健康的重担。

中国的医务人员以最低廉的收入在最不安全的工作环境下进行着最繁重的工作,却还要承担着时时都可能会发生的谩骂、撕打、侮辱和委屈。

更加让人悲愤的是,中国的医务人员竟然还要被这些人二次伤害、竟然还要被这群财狼、秃鹫吃着人血馒头。

难道我们倒下了还不够吗?

难道我们流血了还不够吗?

难道我们默默忍受了还不够吗?

你们要看着我们一边流着鲜血一边呻吟,你们要一边蘸着我们的鲜血一边举杯相贺吗?

“我们”这两个字,指的并不仅是医务人员,而是指所有还抱有清醒头脑、心怀正义良知的人们。

“我们”这两个字,并不只是指你我,而是指那些不甘于沦于看客和尚未完全麻木的人。

够了!不要再蘸医生的鲜血了!

还有一则新闻同样让我看见了那些道德绑架的丑恶行径和蘸着人血的尚未吃完的馒头。

河南焦作有一位医生用了一毛九分钱治好了孩子的病,这原本十分普通的情况却被过度解度了。

中国人有一种极其恶劣的行径,那就是总是要走极端路线,总是要通过伤害别人来衬托自己。

有很多疾病原本就可以治愈,只不过是症状轻重不同,康复时间不同罢了,甚至根本不需要就医。

有很多疾病,也根本就不会要花费很多钱,特别是在用药少的情况下。

但是,这份一毛九的药单却被人道德绑架了。

但是,这种十分普通的医疗行为却被用来作为攻击医疗界的武器了。

原来一毛九就可以治好,为什么我会花那么多钱?

为什么到医院要花费很多钱,一定是被黑心的医生赚取了?

为什么别人的医生有医德,我遇见的医生都是白眼狼?

医生不仅要有医术,还要有医德!

你们医生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要价还不能便宜一点?

我在这条新闻下留下了评论:“媒体看见这样的新闻就像疯狗闻到大便,看客等着蘸血一般。”

很快便有人回复了我,他们说:

本应该很平常的事情,现在成了新闻。可见平常的事不平常,难道不应该反省吗?

你是为了什么做医生的?

原来就是你这种医生多了,这种平常的事情变的不平常了!

知道什么叫做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吗?

你是医生!

我根本不想一一去回复他们,因为这样毫无意义的只能充当示众材料的人太多了。

我根本没有必要去辩解,因为这些人只愿看见眼前需要的事实,而不愿意去触及那些现实痛苦和纠结的真相。

他们是一群被自己困在套子里的人,他们是一群义愤填膺只习惯于随波逐流的同胞。

他们没有双目失明,他们在灯火通明的人间大道上一路狂奔。

然而,他们却看不见前方。

类似这样的语言看似是正义的呼声,其实也只有毫无头脑的看客们才能发出的附合和喝彩!

有谁还能想起当年深圳的八毛门,有谁还能记得四毛钱治愈高血压的笑话?

人民群众记不住,普罗大众记不住,甚至那些蘸过人血的媒体也记不住。

但是,中国的医务人员却能够记住。

因为这些看似美好的东西伤害了更多的病人,伤害了原本便已经脆弱的中国医疗界。

合理用药绝不等同于廉价用药,没有症状也绝不能说明已经治愈。

不要用感性来否认科学,不要用个例来否认整体,不要用自己的经验来拯救世界。

够了!不要再蘸医生的鲜血了!

然而,大多数人都是麻木的,他们的眼睛黯淡无光,思维狭窄,躯体魁梧。

这些人只会被动的接受扑面而来的信息,没有丝毫分辨真伪的能力,他们的脑袋行动迟缓,在键盘上敲起字来却动若脱兔。

这些关键词大多是女人、狗和医生,几千年来莫不如是。

曾经有人将他们称之为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而如今我们又将其称之为键盘侠。

他们只愿说着自己想说的,而从不会去寻找事情的原委。

他们只顾着写着不负责任的言辞,而从不会去说社会道理和正义良知。

他们只会发泄自己的不满,而从不懂得换位思考。

历史的车轮不可阻挡,人类社会也在滚滚超前迈进,曾经那些唯唯诺诺面黄肌瘦的看客们已经被个个自以为是的同胞们取代了。

我们的肉体已经不再羸弱,我们的精神却依旧贫瘠。

我们的物质已经极大丰富,我们的卑劣却依旧长存。

我们腹诽比自己更强者,暗暗诅咒他们。我们歧视比自己更弱者,光明正大嘲笑他们。

我们看不清真相,宁愿捂着眼睛前行,因为这样总是可以为自己找到解脱的理由。

我们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却不由自主的做着龌蹉的事情。

我们认为自己无能不能,却不知自己只是蝼蚁一般的生存。

与几百年前不同的是,我们失去了等着观看砍头的精彩,再也没有机会听见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意淫,更加没有机会跟着喝彩了。

与几百年前相同的是,无论我们的躯体是羸弱还是强壮,无论我们是光着屁股还是穿着国际名牌,依旧只不过是没有灵魂的肉体和没有意义的材料罢了。

还有一些人则要更加让人感到害怕,他们总是躲在夜幕中的屋檐下,透露着像狼一样的绿茵茵的眼神,手里拿着馒头,时刻准备去蘸着人血。

这些人为什么要比看客们危险,因为他们天生带着自己的目的。

为了这些目的,他们欢喜着看着别人去死、去流血。

是不是天下大乱与他们无关,正义和良知是不是被湮没也与他们无关,看客们死与不死同样与他们无关。

他们需要的只是等着将自己的馒头蘸满鲜血,他们需要的只是满足自己对鲜血的嗜望。

曾经小栓的爹,只能战战兢兢的躲在人群后面,等着杀头后偷偷蘸一点人血。

如今,这些人则是光明正大的等着蘸着人血。

为了这些人血,他们甚至会对刽子手摇旗呐喊,会为卑鄙无耻附和称赞。

更有甚者,等不来人血,他们就会亲自上阵:“杀人越货!”。

他们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为了些许的利益,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暴露卑劣的本性去泯灭良知。

无论是这些身材魁梧的看客还是等着蘸血的阴谋家,都从来没有在历史上消失过。

这种现象并不会因为识字率越来越高就好好转,更加不会因为我们学历越来越高就消失。

因为我们卑劣的人性从来没有改善过,因为我们民族的劣根性依旧如此。

因为我们从来都是有知识,因为我们从来都是没有文化。

曾经摸小尼姑的头皮才是我们时刻想做的事情,曾经看着革命党被杀头的场景才能满足我们卑微的内心。

让人感到可悲的是,医学已经很发达,甚至已经会我们打造了常久的寿命和健硕的躯体,但我们依旧还是那群麻木不仁的群体。

让人感到难过的事,教育和科技也已经很发达,甚至让我们轻易掌握前所未有的信息量,但我们依旧将自己困在狭隘的盒子里不能自拔。

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么,你可以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如同标榜的那样光明磊落?

如果你急于否认我的观念,那么,你可以默默静思,自己是否一度扮演着冷漠的看客,甚至亲手去蘸过那些殷红而涓涓流动的鲜血?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凌晨三点,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