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凤林,不是一个人名字,而是所有人的名字!

江凤林,是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老年心血管科的一名医生。

同大多数医务人员一样,他原本是一名被埋没在无尽的病人、病案、科研之中的平凡劳动者。

但是,2017年4月23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纷争彻底打破了江凤林医生的生活,而随之其后的案件处理过程更是将江凤林医生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敲下“风口浪尖”这四个字时,我的内心是纠结的、痛苦的、挣扎的、彷徨的、无奈的。

一名医生在医疗场所正常的工作中,被推搡乃至暴力殴打,案情清晰、证据充分,似乎并没有任何疑虑之处。

但是,为何这起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发生在医院里的暴力伤医事件却要演变成网络上所谓的“全国首例告官医生”呢?

让我们回到2017年4月23日上午8点许:

刘某(党员,湖南大学副处级干部)与80多岁的父亲陪同母亲王某来到湘雅三医院老年科就诊。

他们挂了江凤林医生的第一个门诊号,江凤林医生接诊后判断王某病情比较危急,建议患者退号转挂急诊号。

起初,家属接受了江凤林医生的建议,并转至急诊。

半小时之后,刘某与父亲又回到江凤林医生诊室,他们提出让江凤林医生为王某安排床位住院的要求。

此时因为王某已经是急诊的病人,联系病房、安排住院等工作应该由急诊医生协调。

身在老年科诊室的江凤林医生自然没有办法帮助患者家属解决这个问题。

这种情况我在急诊经常遇见,比如急诊科来了一位心血管科的老病号,病情危重正在急诊接受处理。

家属因为多次在心血管内科住院,多以跑到心血管科门诊要求医生帮助办理住院。

心血管门诊医生会答应吗,有能力帮忙吗?

首先患者正处于急诊诊间,病情如何,诊断如何,生命体征如何?

同样是心血管内科的疾病,同样只是家属所谓的有点喘不过来气,患者的病情和解决却有千差万别:有的患者可能只是血压临时升高;有的患者可能是突发急性左心衰;有的患者可能是急性心肌梗死等等。

不同的疾病,面临的处理自然也不同:有的患者可能只需要扩冠、静脉降压;有的患者则要考虑使用呼吸机,有的患者甚至要紧急介入手术处理。

病情危重程度不同,医生的处置同样也是不同:有的患者必须要立刻抢救;有的患者可以收住普通病房;有的患者需要进入监护病房等等。

在没有搞清楚以上问题时,对病情不了解的门诊医生能够瞎指挥乱帮忙吗?

最重要的是,患者挂的是急诊的号,不是门诊的号,门诊的医生无法直接进行处置。

如果要处置,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急诊医生提出了会诊请求。

基于以上江凤林医生告知他们,转挂急诊科就诊的患者暂时只能由急诊科医生负责办理住院手续。

但是,刘某父亲拍桌辱骂江医生没有医德,而且刘某也向江医生扑来,对江医生进行拉扯、厮打,眼镜被打飞到几米外的饮水机旁。

经法医鉴定,这对父子的野蛮行径构成江凤林医生轻微伤。在殴打江凤林医生期间,刘某还踢翻凳子,掀翻放置书物的小方桌,造成诊室一片狼藉。

 这种行为不仅对江凤林医生造成了直接伤害,还对其它无辜的病人造成了伤害。

据事后统计:该事件直接导致当日老年病门诊于9点46分被迫停诊,30个号源无法向患者开放,7位已挂号患者无法就诊被迫退号。

事实上,这起暴力伤医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人证、物证均十分清晰。

事实上,这起暴力伤医事件在处理上并无任何难处,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可以依据。

但,事情的发展却让人意想不到:

2017年5月17日,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的第一份处罚决定书,结果是:对刘某罚款500元,不予以拘留。

江凤林医生提出申请复议,长沙市人民政府责令岳麓分局重新作出处罚决定。

岳麓分局紧接着做出了新的处罚决定:将罚款从500元降低至200元,不予拘留!

你没有看错,这是对一个在医疗公共场所推搡、殴打医务人员,扰乱公共场所正常医疗次序,影响其它病人正常就诊者的处罚!

你没有看错,这是岳麓分局在江凤林医生提出申请复议后的重新处罚决定!

起初,他们用500元钱告诉了我们:这就是在医疗场所推搡、殴打医生的代价。

后来,他们用200块钱告诉我们:这就是现有法律法规的严格体现。

面对这样的处罚结果,不仅江凤林医生不服,所有医务人员都不解。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江凤林医生再次向长沙市人民政府提出申请复议后,复议的结果却是:维持第二次做出的200元的处罚。

起初,我天真的认为长沙市人民政府是认为岳麓分局的处罚太轻,所以责令重新判罚。

后来,我才捂着胸口忍住贲门明白:长沙市人民政府是认为岳麓分局第一次的处罚太重。

这是讽刺吗?

对不起,这不是讽刺,这是现实!

面对这样的现实,江凤林医生自然是不甘的,因为有太多的委屈无处倾诉,因为有太多的泪水无处流淌。

不是为了自己的“冤情”,也不是为了自己的“怒气”,而是为了维护法律法规原有的尊严,而是为了广大的医务人员在正常的执业环境中能够得到基本的安全保证,让广大的一线医务人员在救死扶伤之余能够得到社会基本的尊重和享受法律法规的保护。

2018年4月19日,江凤林医生与长沙市人民政府及岳麓分局对簿公堂,但没有当庭宣判。

2018年7月16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驳回江凤林医生的诉讼申请,江凤林医生败诉!

让江凤林医生抑郁难当的是,似乎有执法人员存在倒签送达回执时间、伪造证据的重大嫌疑,以及涉嫌玩忽职守违纪违法的行为。

2018年11月1日,这起所谓的全国首例医生告官案将进行庭前谈话。

该案件最终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多巴胺将会和广大医务人员一起拭目以待!

最后,对于频发的暴力伤医事件,多巴胺想说的是:

1、总书记曾经多次在各种场合强调过,暴力伤医行为要依法严惩!而严惩的结果是什么,难道就是200块钱吗?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200块钱可能起不到花钱买教训的效果,也起不到痛定思痛的效果。事实上,不仅是江凤林医生这一起案件,还有许多案件被私了、被和解、被不了了之!面对这种情况,我我想问是我们没有可依的法律法规,还是我们没有严格执行法律法规?

2、总书记不仅一次提到过:没有全民的健康,就没有全面的小康!全民的健康从哪里来?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要有一支有序、健康、政治合格、素质过硬的医疗队伍!如果医务人员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得不到基本的安全保障,这支队伍能够常久吗?一支没有尊严、没有士气的队伍必定是乌合之众,一支没有基本安全保障的队伍必定要溃不成军!这样能够实现全面的小康吗?这样能够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吗?这样的行为只是同党中央依法治国的理念背道而驰,这种做的结局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肆无忌惮!

3、正义常常迟到,永不会缺席。但是,正义为什么总是要迟到?但是,有时候迟到的正义给人们带来的伤害要远比邪恶的犯罪行为大得多!但是,姗姗来迟的正义可能只会见到满地的泪水和心灰意冷。我们应该从制度上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从人性上来弥补。

4、每天有无数个医务人员在进行着同江凤林医生一样的工作,每天有无数个医务人员同江凤林医生一样得不到基本的安全保障,每天有无数人医务人员在承受着委屈在强忍着泪水,每天有无数个医务人员在关注着江凤林医生的案件。因为我们知道,江凤林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群人的名字!

5、医患原本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是共同面对死神的生死之交!是什么让医患之间相互猜忌、提防?是什么让医患常常暴力相向?是什么让医者委屈悲伤?是什么让患者心中惆怅?一个和谐的医患环境有利于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更有利于我们民族的复兴和我们党的伟大事业!解决这个难题需要克服很多困难,需要全社会为之奋斗努力,需要所有人懂法、尊法、守法、执法!

6、治病救人,从来都不止是单纯医学的问题,它应该包括社会学、经济学、伦理学、法学等等。让我们一起关注江凤林案,让我们一起在救死扶伤、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上携手共进、砥砺前行!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推荐阅读:

大夫,你不知道用什么药,也不能只给我灌水呀!

作者简介:急诊内科医生,减肥失败专家。微信公众号:最后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版权、合作、投稿联系邮箱:last-dopamine@foxmail.com。助理微信:zaijl2012。长按二维码,关注多巴胺,有不一样的发现。

1. 怎样的生活才是你想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